第1章 你現在是我的了

現代言情字數:2008更新時間:2018-05-24

  “小陸爺,我錯了,我再也不敢了!是我混蛋,是我喝醉了鬼迷心竅,求你饒了我這次吧!”

  江城的99酒吧里,一個男人正跪在地上狼狽地磕頭。

  第一天上班的喬錦微湊過去看熱鬧,卻看見男人的對面,竟然是個五歲左右,戴著茶色墨鏡,身穿黑色皮衣的小萌娃,他身邊圍著十幾個黑衣保鏢,宛如一個小帝王。

  周圍的八卦聲聲入耳,聽得喬錦微愣了愣神。

  “聽說那小子強吻美女,差點讓那美女走光,被小陸爺抓到了!”

  “被小陸爺抓到了,那就只能認栽咯!”

  此時,小萌娃冷冷地看著男子,身邊有十幾個黑衣保鏢更是目光如刀。

  “小陸爺,求求你放過我!”男子不斷哀求。

  然而被稱作小陸爺的小萌娃一臉漠然,“跟我說錯沒有用,你得跟那位姐姐說抱歉!否則,我就讓你在江城混不下去!”

  男子連連點頭,尋了尋四周,找到那個被他欺負的美女道歉,“美女,對不起,我再也不敢了,你要打要罵都可以!”

  美女卻并不想原諒他,把臉別過去,“如果不是小陸爺,你根本不會道歉。你不是說要打要罵都行嗎?那好,小陸爺,你就好人做到底,讓你的手下狠狠教訓他一頓,不然他不長記性!”

  小陸爺點頭示意,他的手下便一同上前準備教訓那男子。

  見狀,喬錦微連忙站了出來,“小朋友,這位叔叔縱然有錯,但你也不能在大庭廣眾之下打人啊。懲罰一定要懲罰的,可是這個辦法有些欠妥。不如,把他送去警察局吧?”

  聞言,小陸爺凌厲的眼神狠狠看向喬錦微,渾身充滿難以抵擋的殺氣。

  周圍的人也都是不可思議的表情,這年頭居然有人敢公然反抗小陸爺,沒看見受罰的男子都認栽了嗎?

  喬錦微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樣子,靠近小陸爺,伸出溫潤如玉的手,摸了摸他毛茸茸的小腦袋。

  “還有啊,酒吧這種地方不是小孩子該來的哦。”

  看見眉眼彎彎的喬錦微,小陸爺竟然毫無預兆地收起了滿身戾氣,如同被安撫成功的炸毛小獸,直勾勾地盯著她。

  眾人看見這變故紛紛驚訝了!

  小陸爺最不喜歡別人摸他頭,這個陌生女人不僅摸了沒被小陸爺剁手,還被小陸爺用這么溫柔的眼神對待。

  凝視了喬錦微的眸子許久,小陸爺才開口說話,“你認為這樣不好?”

  喬錦微毫無顧慮地點頭。

  小陸爺猶豫地看了眼跪在地上求饒的男子,很快收回目光,盯著喬錦微,眸底掠過一絲不易察覺的溫柔。

  隨后,他命令手下,“把他送去警察局,我們撤!”

  待小陸爺一走,整個酒吧都懵逼了。

  這個女人竟然只用了一記摸頭殺,就把小魔頭給哄走了?到底是何方神圣!

  解決完麻煩,喬錦微朝著眾人禮貌地鞠躬,“讓各位受驚了,請你們繼續娛樂。”

  這時,她的同事急匆匆跑過來,跟她說了一堆關于這個小陸爺的話。

  喬錦微這才知道,原來剛才那個萌娃是大名鼎鼎的陸氏集團小公子。

  陸氏集團的總裁正是他單親爸爸,人送外號“江城大魔頭”。他雷厲風行,權勢滔天,是一言不合就刀光劍影的主。貼上他標簽的任何人事物,別人敢動一下,不是剁了手就是送了小命。但卻還是有許多大膽的女人,愿意成為他的人,去做小陸爺的繼母。

  喬錦微還被同事警告了,讓她小心點。這個小陸爺復起仇來,恐怖值可不亞于他爹。

  不知道小陸爺身份前,喬錦微還沒那么在乎,現在知道了,心里難免有些緊張。

  她的活還沒干完,老板就親自把她的包包送過來,語氣里帶著一絲恭敬,“喬錦微,你可以下班了。小陸爺讓你去他房間一趟,這是房卡。”

  喬錦微微愣,捏緊手里的房卡,心累地朝酒店出發了。

  藍海酒店頂樓的總統套房里,小陸爺正坐在高高的床上,歪著腦袋晃著懸空的小腳丫。

  而喬錦微就坐在小陸爺對面的真皮沙發上。

  這個小孩渾身充斥著冰冷的氣息,也不見他笑笑,就這樣冷不丁地盯著她。

  喬錦微莫名緊張,搓了搓手,然后咧起溫暖的笑容,“小陸爺,你來找我什么事啊?”

  小陸爺盯得入神,幾秒后才反應過來,“小陸爺是別人叫的,我要讓你叫我卿寶寶。”

  陸子卿難得奶聲奶氣了一回,又撒嬌道,“今晚,你要留在這里哄我睡覺。”

  “對了,還要拍背講故事唱搖籃曲!”

  “哈?”喬錦微震驚了!

  卿寶寶……

  哄睡覺……

  “不是,小陸……呃,卿寶寶,這不合適吧?”

  陸子卿什么也不顧,直接鉆進喬錦微的懷抱里,像黏了膠水一般,怎么也推不開。

  他的臉蹭著喬錦微的胸口,發出哼哼的聲音撒嬌。

  “不許走,你現在是我的人了。”

  “不是,卿寶寶,為什么……”

  陸子卿一頭酷酷的發型蹭得凌亂,蹭著蹭著,突然就打鼾了。

  喬錦微,“……”

  她無奈地掀開被子,將陸子卿抱進被窩里。

  準備離開的時候,手突然被陸子卿拉住,半夢不醒地喊道,“媽媽……媽媽……”

  喬錦微囧,滿臉黑線,合著陸子卿對她這么親近,毫無戒備,是把她當成他媽媽了?

  陸子卿稚嫩的小手緊緊地抓著喬錦微,瑟瑟發抖的模樣暴露了他的不安。

  她不忍心用力掙脫,那樣會弄疼孩子。房間里就他們兩個人,也不知道他的家人在哪。這沒有安全感的孩子一個人待著,喬錦微難免不放心。

  無奈之下,她只好等待他的家人回來再離開。

  漸漸的,她抱著柔軟的孩子,沉沉地睡了過去。

  夜色已深,房間門口傳來“滴”的一聲。

  接著,一個西裝革履的男人,帶著無聲的氣場走了進來。

  他眉眼深邃,已顯得有些疲憊,微抿薄唇,靜靜地盯著躺在陸子卿身旁睡著的女人。

999966六肖王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