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01 做好避孕措施

現代言情字數:1558更新時間:今天04:35

  北城,初夏。

  一陣淅淅瀝瀝的小雨敲打過透亮的玻璃窗,驚醒了床上酣睡的女人。

  搭在深灰色毛毯上的指尖微動,白童惜掀開眼簾的同時,酒店套房自帶的浴室間跟著打開,從里面走出一個裹著浴巾,渾身冒著水汽的高大男子。

  饜足的目光略略掃過白童惜那張標志的臉蛋,孟沛遠慵懶低緩的開口:“還記得昨晚發生的事嗎?”

  她怔了一會兒,抱著毛毯坐起身來,幽幽的說:“……記得。”

  昨晚在酒吧里的借酒消愁,再到后來迷迷糊糊撞進了某個人的懷抱,直至最后兩人在酒店內的抵死纏綿……

  記憶的片段斷斷續續地涌入白童惜的腦海,每一幀都在提醒著她酒后失身的事實。

  居高臨下地俯視著坐在床上一動不動的白童惜,以為是想賴上他,孟沛遠面無表情的續道:“昨晚,我以為你是陪酒女。”

  白童惜忍不住揚起秀眉,瀏覽了下男子壯碩的身材,笑得冷艷:“先生,看來我們的想法很一致,我以為你是男公關才睡的你。”

  孟沛遠漆黑的眸一瞇:“既然大家都是你情我愿,那么現在一拍兩散,想必小姐應該也沒意見吧?”

  她漂亮的眼珠子朝門口的位置一轉:“先生,請隨意。”

  白童惜灑脫的態度叫孟沛遠神情一凝,如果不是看見被單上沾著的血,他簡直要懷疑她其實身經百戰。

  昨日,是孟沛遠回歸北城的第一天,夜里,他被朋友約去泡吧,沒想到從包廂里出來時正好被一個喝得醉懵懵的女人給纏上。

  他本無心于情事,卻被女人波光瀲滟的一眼撩得氣血上涌,再加上朋友一而再再而三的慫恿,頭腦一懵,回過神的時候已是一夜旖旎。

  攜著歡愛過后的氣息步入浴室沖涼時,孟沛遠想過用錢把這個一夜情的對象打發了,沒想到,人家醒來后連提都沒提要他負責這件事,甚至還巴不得他快點走。

  看來,他真的是太久沒回北城了,連他是什么身份對方都不知道,不過,不排除這個女人是在故意裝傻的可能。

  深深看了眼膚若凝脂的白童惜,孟沛遠喉結一滾:“記得自己該怎么做吧?省得彼此日后麻煩。”

  白童惜唇角笑意不改,眼色卻流露出點譏誚:“謝謝提醒。”

  懷上陌生人的孩子?呵,她可沒有這個興趣。

  談妥后,孟沛遠大喇喇地站在白童惜面前穿戴起來,一雙眼睛略帶挑釁地睨著她。

  他就不信了,在清醒的狀態下看到他的赤身騾體,她還能表現得跟方才一樣淡然。

  事實上,白童惜還真不能。

  她迅速垂下眼,頰邊騰起兩朵嫣紅。

  見此,孟沛遠眸光一暗,若有所思地盯著她的側臉與側頸看,她的唇瓣微腫,雙頰染著紅暈,僅僅只是這樣,他居然很有再次壓倒她,品嘗她紅唇滋味的浴望。

  面對自己的反常,孟沛遠有些不悅的攢起眉,沒一會兒,他邁開長腿,頭也不回地甩門離開了酒店套房。

  他一走,白童惜立刻懊惱地咬了下唇瓣:“摸也摸過了,做也做過了,有什么不敢看的。”

  腰酸背痛地爬起身,進浴室收拾完了自己,白童惜神色復雜地看了眼床單上留下的血跡后,不就是一層膜嗎?咱是新時代女性,沒了就沒了吧!

  出酒店的時候,驟雨已經停了,這給出行的人們帶來了方便。

  左顧右盼,在馬路對面發現了一家24小時營業的藥店,白童惜走了進去,片刻后,當她再出來時,手上捏著一瓶擰開過的礦泉水。

  抬手,對了下表,白童惜焦急地在街邊攔了輛出租車,一頭扎了進去:“師傅,到泰安集團,謝謝。”

  白童惜乘坐出租車剛離開,不遠處,一身灰色西裝的俊逸男子從角落邊緩緩走出,停在了藥店門口。

  他先是打了個電話,隨后推開面前的玻璃門,在小護士驚艷羞怯的眼神中,問:“剛從你店內離開的那位小姐,在你這兒都買了些什么?”

  “緊急避孕藥,先生。”

  還算那個女人有自知之明,孟沛遠心道。

  幾分鐘后。

  一輛白色的蘭博基尼駛入了孟沛遠的視線,司機利落地下車,殷切地打開車門,并詢問他接下來的行程。

  孟沛遠薄唇輕溢出兩個字:“泰安。”

  “白姐,待會兒九點公司要召開董事會,迎接新上任的首席執行官,整個公司的高層都要參加,你現在人在哪兒呢?”

  聽到助理曉潔在電話里頭緊張的口吻,還在路上的白童惜安撫:“曉潔,我很快就到,別擔心。”

999966六肖王9